一个痴汉着温柔攻和温柔受的地方

【肖喻/ABO】独钟 1—2

-ABO设定,alpha肖时钦是研究员,omega喻文州是警察,喻受

-一个苏攻和苏受的故事,大概先做后爱?各自立场各自心脏过后情有独钟,细水长流的故事

-中长篇,终于对肖喻下手了XD,没其他事情大概两三天一更吧

01

 

肖时钦第一眼看到喻文州,就知道他是一个omega。

 

肖时钦所在的生物研究所是国防组织的一处基地,除了工作需求之外很少与外界圈子打交道。研究所里基本都是alpha,而且基本已经结婚,肖时钦是少数单身的alpha之一。

虽然本身条件优秀早就获得不少相识或者不相识的omega倾心,但肖时钦觉得自己是一个对这方面发育迟缓的alpha,除了工作他一直没太在意关于作为一个alpha要标记一个omega的事情。

但他第一次见到喻文州,脑海里蹦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是个omega。

 

研究所有时会根据需求帮一些为案件成立的专案组研究药物,而肖时钦身为此项目组的组长很清楚合作对象的工作性质。

警察中的精英嘛,因为体能以及工作性质的要求,一般加入这种专案组的人清一色的都是alpha,毕竟这种工作对于一到发情期会极度虚弱的omega来说,不适合,相当不适合。

 

“你好,我是这次专案组刑侦一队的队长,喻文州。”

眼前这个皮肤白皙,样子可以称得上是清秀的男人一边向他伸出手一边做着自我介绍,在这个充斥着强烈alpha气息的空间里,这个男人没有表现出什么紧张和想要退缩的情绪,如果不是他身上不停散发出来只有omega才有的气息,不会有人相信这个事实。

“啊你好,我是肖时钦,这次和你们合作的项目组负责。”

肖时钦稍稍迟疑了一下友好地和他握了手,眼前这样的反应倒是他看上去显得不自在了。

通过周围人时不时投过来的眼光不难看出这个omega已经吸引了不少alpha的注意,的确,喻文州身上有股极其干净的气质,加上除开omega的气息外他的外表,这些都足够吸引人了。

“你好你好,我叫黄少天,”从旁边跑过来的一个同样穿着警服的alpha也和肖时钦打起招呼,他身上的军衔没有喻文州等级高,应该是上下级的关系,不过其实也不用推测什么,这个人很快就继续自我介绍起来,“我是刑侦一队的副队,这次和喻队一起负责这次的案子,以后也会经常到你这来,多多关照。”

喻文州点点头,表示这也是他想像肖时钦介绍的内容。

“哦。”肖时钦应着。黄少天是个alpha,和喻文州十分亲密的样子,应该是一对alpha和omega。

 

这次喻文州他们接手的案子是一起走私案,一种类似致幻剂的东西,近段时间从国外流传入境,相伴而来有无数拐卖人口以及人口失踪的案子发生,政府虽然没对外界公布有这种致幻剂的存在,但在网络信息传播极快的当下已经引起来不少猜测,于是上头迅速成立了专案组以求迅速侦破结案。

喻文州这次带来的标本物是一袋子五颜六色的小熊软糖,拿给肖时钦的时候肖时钦差点愣住,他们实在不是搞食品研究的。结果喻文州说:“这就是我们目前采集到的证物了。”

“小熊软糖?”

“对,它被药物浸泡过。”

喻文州拿起透明袋子,果然里面的小熊软糖都是湿乎乎的样子,塑料袋里面可以看见水渍。

“真是有手段。”肖时钦感慨。

“微博上疯转过一阵小熊软糖泡伏特加的。”

“看来大家都是爱刷微博的。”

“呵呵。”

喻文州笑了笑,感觉状态很轻松,这也让肖时钦也放轻松了不少。以往来的警方的人各个都是神经紧绷又严肃,难免让肖时钦习惯了拘谨的交谈方式,结果这一次来的警官和平常好像不大一样。肖时钦这么想着。

接着在这种还算轻松的状态下喻文州向他大概讲述了一些有关案情方面的状况和进展,等差不多聊完已经到了中午时分,自然地研究所方面要邀请喻文州和黄少天留在这吃个午饭。

研究所的伙食很好,所以邀请二人在这里吃也不算拿不出手,研究所的配餐毕竟是要保证这些工作人员的脑力运作,在营养上决不能亏欠,另外还有特别安排的配菜师傅提供各种新鲜的肉类蔬菜搭配。

在装修的很讲究的食堂里,肖时钦和喻文州他们坐在一张餐桌上,餐桌上摆着飘着香味的食物,即便如此,肖时钦也还是能闻到眼前这个omega依旧散发着格外好闻的气息。

餐桌上因为有了新加入的客人而变得比平时热闹,黄少天在一旁说着有关食物的话题,类似于他们食堂的清蒸鱼太过于清淡,西红柿炒蛋蛋太碎这样的话,肖时钦组叫戴妍琦的组员在反驳着他。

“是吧队长!”

“嗯。”

在黄少天说话的大部分时间里,喻文州只是听着,慢条斯理地一口口吃着饭,偶尔搭个腔。

也许是彼此不是太熟悉,所以肖时钦也没有说太多话,看到小戴这么认真地跟黄少天争论肖时钦也只是笑笑。吃完了午饭,他就准备回办公室休息了。

餐厅离办公室有一段距离,大概要穿过有着几间储物间的走廊。肖时钦走着走着发现了自己的白大褂上沾着的已经变成浅茶色的鱼汤,因为怕有腥味,于是他调转方向决定去更衣室换件工作服。

 

02

 

研究所里专门为这些科研人员设置了几间更衣室,为了方便大家平时放随身的东西和更换工作服。给肖时钦安排的更衣间位置在东南方向,比较偏僻,去任何地方都不顺路。他的更衣室是和另外一个同事安排在一间,最近那个同事去非洲出差了,于是只剩下肖时钦一个人使用。

走到房间门口,肖时钦发现门竟然是虚掩着的,是早上走的时候太匆忙忘记锁门了吗?肖时钦心想。不过这道门关不关也无所谓,研究所的更衣间并不只是一间小小的房间,进去之后里面还有一个房间,房间里有带着密码的储物柜,中间摆着沙发坐凳,可以在里头换衣服。

肖时钦推门而入,没有看到其他人,东西也没有被翻动过的痕迹,于是松了口气。

可是马上有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迅速转头看向门边,没错,引起自己注意的omega信息素就是这个omega散发出来的。

正是喻文州,满脸大汗地用很难耐的表情看着他,大概是没想到肖时钦会出现,一下子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喻队?”

“不……好意思……”喻文州边大喘着气边说着,他尽量地让自己说出完整的句子,“忘……忘记带抑制剂了……没有想到……现在会突然……门没锁我就进来了……”

“你还好吗?要不要我去帮你找你的alpha。”

肖时钦有些无措,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正在发情的omega,他只知道omega发情的时候如果没有alpha会很难过,但他不知道“难受”是怎么的样子。

而现在,眼前喻文州的反应就在向他解释着这份“难受”。他靠在墙上微仰着头,像条濒死的鱼一样呼吸着,虚弱而无助。

肖时钦忍不住向他靠近了一些,本意是希望能给予一些帮助,殊不知他身上alpha的气味对于一个正在发情的omega是怎样的考验。

“你……说少天吗?”喻文州笑了笑,“他没有标记我。”

这样的答案出乎肖时钦的意料,肖时钦不再上前,他保持着和喻文州的距离问他:“那你怎么办?要不我去帮你问问同事那边有没有抑制剂吧。”他无法想象这个经常做着抛头露面工作的omega是如何坚持到现在还不被标记,每一次的发情期要怎么处理?光靠抑制剂,长久下来是会失去一些效果的。

“不用了……肖组长当做没看到就行,”喻文州摇头,“我自己能解决。”

“你怎么解决?”

肖时钦觉得有些恼,当做没看到?这个人说话还真是轻松。但当他把这个问题问出口后就觉得自己太过于失礼了。

怎么解决,除了做那方面的事情之外还能怎么解决?

“用手……”

没想到喻文州却诚实地回答了这个问题,语气好像回答吃了饭没有一样。

在说话间一颗汗珠顺着他的下巴流下来,这时肖时钦才注意到喻文州军装外套下的白色衬衫领口已经湿透了,出于礼貌他没敢注视太久,迅速把焦点移开了。但当他看向别处后又觉得喻文州所在的位置对他充满吸引力,他很想再看回去,其实再怎么无所谓,毕竟肖时钦也还是个alpha。

Alpha的本能就是对Omega的欲望。

“好……既然这样如果需要我帮忙就给我发短信吧。”肖时钦重新清醒了一下准备离开,“你放心,我不会把今天的事告诉其他人。”

说完后肖时钦准备离开,当他去拧门把手时,手臂突然被喻文州拉住了。

“抱歉……你有标记的omega吗?”

他问。

肖时钦摇头。

“我可能有些……撑不太下来,肖组长你能……帮我个忙吗?我下午……还有任务……”

喻文州眼睛此时都已经不太聚焦了,他用迷离的眼神看着肖时钦,眼神里是拼命想掩饰住的无助和哀求。

肖时钦突然明白过来或许是自己alpha的气息让喻文州变得比平时更加难熬,心里一阵自责。

发情期的omega如果不靠药物或者alpha的帮助,大多都会极度虚弱,意志丧失,即使心理素质再强大,也难以抗拒生理本能带来的感觉,喻文州这样已经不知道花了多少力气忍耐。

“我……”

房间里属于这个omega的气味越来越浓,没有哪一个alpha不会因此而情动,肖时钦也是,他很理智,但是也是有限度的,喻文州也一样。

“我不会标记你的。”

“我知道。”

喻文州笑笑,接着他垂下头开始解开自己衣服的扣子。骨节分明的手颤抖的厉害,却仍然慢条斯理地进行着动作,先是脱下外套,后脱下那早已湿透的衬衫。

肖时钦看在眼里,再也忍不住抱上这个omega,发乎礼,却也没止乎情。

 

 

拉灯部分:点这里

TBC


评论(12)
热度(112)
©一条小鱼 | Powered by LOFTER